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网络文体:流行、流星与流传

来源:中国文化报     时间:2022-06-10 06:03:42

党云峰

人们在网络交流中出现了很多特有的表达方式,尤其是一些网络文体不仅在网上走红,还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出现在一些主流媒体的标题中。网络文体不是“网络”和“文体”的简单叠加,而是文体在网络平台呈现出独特的语言表达。一些网络文体爆红后,很快就从流行变为流星了。当初的校内体、凡客体等已经烟消云散,梨花体、羊羔体也只是人们在“考古”的时候挖掘出来研讨一番,废话文学则已经以“文学”自居了。从好奇好玩到爆红再到被抛弃是个很快的过程,尤其是网络的快速传播加快了文体的迭代,之前爆火的“YYDS”(永远的神)如今用的人已经比前两年少多了,但跟人们的生活比较近的还存续着,比如淘宝体。

单纯的流行语只是照搬爆火的名词,生命力并不顽强,但如果是模仿文体,例如语气、句式等,则可以在其中加入自己的想法,而这种文体也会因此产生生命力,哪怕过几年仍然会有人用。从文字的搬运到文字的模仿,再到文风的模仿,让网络文体火到“出圈”。哪怕网络文体的源头没落了,网络文体依然可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例如《走近科学》体模仿的是央视科教频道同名节目的解说词,其特点是叙事充满转折,大量使用“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事情远非这样简单……”之类的语句,吊足观众胃口,结果最后发现其实就是一件小事。《走近科学》节目已经于2019年9月停播了,但其别具特色的叙事风格影响至今,很多短视频平台还在学习用这种跌宕起伏的语言讲述一个简单故事的叙事手法。

网络文体还会成为某个圈子、群体的入场券。例如,校内体突显了很多人学生时代的印记。当“折翼的天使”进入一部分人的语汇,就有了“听说考前不复习的人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没想到不复习的人也成为“折翼的天使”中的一个特色群体。凡客体来自广告语,其中“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等正是很多群体的特色标签,大家一经有了代入感自然会引以为同类。再比如火星体中的特殊符号表达特定的意思,人们甚至以符号替代文字,或者用拆分汉字、写生僻字的方法进行交流。这跟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文字不一样,从而建立起进入某个群体的门槛。

网络文体从“不是谁的代言”到“我为自己代言”,哪怕隔着屏幕也会传递真情实感。在劝人的时候,“TVB体”的引用率是很高的,例如“做人呢,最紧要的就是开心”“你知不知这样做好危险的”“发生这样的事呢,大家都不想的”“你饿不饿?我去煮碗面给你吃”“一家人最要紧是要齐齐整整”等港剧经典台词,温暖了不少人的日常生活。

当语言中掺进了开玩笑的成分,再加上以屏幕遮脸,人们似乎就有了表达的意愿,毕竟我只是在开玩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些事、一些话才借此托出。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网络文体的创作中,面对问题的态度本身就是有代入感的,通过或调侃、或致敬、或反讽,甚至恶搞的方式加速了网络文体的传播,凡尔赛文学还成为一些人曲线炫耀的载体。当然,有一些没有底线的恶搞是会构成诽谤的。网络文体为什么会打动人,吸引人参与到创作中?主要还是网络文体跟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共鸣。网络文体虽然是大众进行娱乐的一种方式,但也揭示出人们面对生活或者面对某个问题真实的态度,在以娱乐的态度解构问题的同时,也建构起人们对某一问题的认知。

中国文字源远流长,从结绳记事到刻字、写字、打字、语音转换文字,展现了中华文化的包容和与时俱进,文字的生命在于运用,在泥沙俱下的社会潮流中,留下了从诸子散文到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精品,在不同的文学体裁中展现了运用文字的高度。正所谓:“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文体是时代风貌的反映。如今随着网络文体向社会领域的渗透,需要更多有质量、有内涵的词语、文体充实人们的思想文化生活。如果把两千多年前汉乐府中的“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纳入废话文学,废话文学就更有“排面”了。

标签: 折翼的天使 依然可以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